按理说苏城的首富在整个江南省也应整个江南省

小编:听到曹胖子这样咕哝,苏锐已经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帮他找唐妮兰朵儿的新资源了死胖子。 谷若柳继续说道:而且,就算我真的要扣工资,财务部那边也通不过啊,你可是那群小

  听到曹胖子这样咕哝,苏锐已经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帮他找唐妮兰朵儿的新资源了……死胖子。
 
    谷若柳继续说道:“而且,就算我真的要扣工资,财务部那边也通不过啊,你可是那群小姑娘的人气男神。”
 
    苏锐的额头上悄悄的冒过两条黑线:“过奖,过奖,不过我听谷总监的意思,倒像是有点吃醋的味道?”
 
    他这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开玩笑,没有和这个谷若柳接触过,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因此弄个没营养的玩笑来试探一下,真的很有必要。
 
    如果这女人开不起玩笑的话,那以后还是敬而远之得了。
 
    听了这话,谷若柳脸上的笑容稍稍的停滞了一下。
 
    她似乎没想到,苏锐一见面就会开出这种玩笑。
 
    不过,联想到他传说中的一些所作所为,谷若柳这才释然了。
 
    而曹天平在一旁,腿肚子都开始有些打颤了。
 
    这个胖子的承受能力实在不强,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谷若柳在康诚投资公司的内部有着怎样的威势,初来市场部之后,也以雷霆手段整治了好几个磨洋工的员工,现在整个部门全都兢兢业业,否则曹胖子也不可能被业绩压的那么惨。
 
    因此,听到苏锐竟然能这样开谷总监的玩笑,曹天平实在是大吃一惊,估计谷若柳要暴走了。
 
    不过,让他更加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谷若柳没有任何发怒的意思,反而淡淡一笑:“没想到苏锐的幽默感还挺强呢,好了,我也要去忙了,不打扰你和林总汇报工作了。”
 
    这话说的,苏锐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看着谷若柳款款走回总监办公室,苏锐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曹天平捅了捅苏锐:“看人家美女都看的傻掉了吗?怎么样?这姿色比起上一任总监薛如云也不差吧?”
 
    “没体会过,谁知道呢。”对薛如云已经是食髓知味的苏锐不由自主的说道。
 
    “莫非你还想体验一下这个谷总监?”曹天平竖起了大拇指:“哥们,有种,我告诉你,这女人可不好惹啊,看着漂亮,绝逼一母老虎。”
 
    “少来,我可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想推倒的人,再说了,并不是所有漂亮女人都适合上床的。”苏锐若有所思的说道。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句话很有深意呢?”曹天平觉得有点费解。
 
    苏锐拍了拍曹胖子的肩膀:“哥们,在这谷总监的手底下,你就好自为之吧,要是业绩不好,你这一组的组长绝对会被一撸到底。”
 
    “我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曹天平深深的喘了口气。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苏锐望着那已经关上的总监办公室房门,眸间隐隐的露出了一丝精光。
 
    在这样的关头,林福章任命谷若柳为市场部的总监,所谓何来?
 
    ——————
 
    ps:晚上我爸打电话来,得知家里养了十一年的狗狗去世了,很突然的事情,我现在有点静不下心来。今天暂且一更,明天补回来。
 
 第967章 女神脸上的笑
 
    曹天平不知道康诚投资的一些细节,但是苏锐却是知道的,这个投资公司成立十年时间,已经在华夏金融市场上面混的风生水起了,几个月前华夏股市大涨,康诚投资赚的盆满钵满,而在股灾的时候,又成功的提前避开,这种情形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而苏锐虽然之前没有听说过谷若柳的名字,但是对于康诚投资一些高管人员的行事方式,也是有着些许耳闻的。如今林福章把一个金融投资高手派到了总部的市场部,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如果这谷若柳接下来用一些类似金融手段来改革市场部,那么苏锐丝毫不会意外,但是他无论怎么看,都有些看不懂林福章这个人事任命。
 
    至少,偌大的一个医药集团,至少也得找个医药推广方面的专家才是。据曹天平所言,谷若柳来到市场部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高压政策,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拼业绩,每天焦头烂额,这一点初看起来很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不知怎么的,苏锐却隐隐从其中嗅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来。
 
    只是,这种感觉他暂时还不能够很肯定,大不了回头找林傲雪确认一下好了。
 
    会议室里。
 
    “傲雪总裁,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笑眯眯的打量着对面的林傲雪,目光之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欣赏和爱慕。
 
    这位就是苏城首富之子徐超了。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四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自然都是他的保镖了,这排场可真的不算小。
 
    林傲雪今天穿着一身黑白拼接色的大衣,这把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高冷,这位必康总裁似乎很不喜欢徐超的眼神,淡淡说道:“吃饭就不必了,我还是希望徐先生能够放弃争夺这块地,不然的话,我们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在林傲雪的身后,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年轻男人,从始至终,他都一直在用指甲刀修着指甲,连头都懒得抬。
 
    在徐超看来,这样的保镖实在是太不到位了,自由散漫,自己身后龙精虎猛的四个人和林傲雪的保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是他却不知道,保镖是不能以外在形象来判断的,因为,林傲雪的这位“保镖”,名叫周显威。
 
    徐超的父亲名叫徐厚言,早年抓住了房地产行业的第一缕东风,很快就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亨,然后接连拿下了几个“地王”级别的地块,名声鹊起。就连众所周知的苏城地标性建筑“大秋裤”,也是徐厚言的产业。
 
    不得不说,这算得上是一个房地产行业的大鳄了,在后期,这个房地产大鳄又开始涉足金融行业,“厚安人寿”已经成为了江南省本土崛起的最大保险公司,吸金能力简直堪称恐怖。
 
    苏城是江南省第一发达的城市,按理说苏城的首富在整个江南省也应该排在第一,不过整个江南省人才辈出,几个大市也都是富豪涌现。徐厚言在富饶江南省的富豪榜大概处于第五名的位置。
 
    因此,徐超面对林傲雪,并没有任何的不自信。徐氏集团公司的真正实力,还要在必康集团的上面,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面对徐氏集团的咄咄逼人,林傲雪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徐厚言这位苏城首富的含金量,绝对要在曾经的宁海首富李永兴之上,至于后者,用苏锐的话来评价,就是四个字——格局太小。
 
    这么些年来,徐超从来没有见到过像林傲雪这么漂亮的女人,尤其是那一身高冷的气质,更是极大的吸引了他。
 
    平日里在江南省遇到的那些蜂蝶,全部都是嗡嗡嗡的围在他的身边,赶也赶不走,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林傲雪这样,对他不假辞色,甚至在正式谈判的过程中,连热情的笑容都不会给他一个。
 
    要不怎么说人就是贱呢,平时遇到那么多倒贴的漂亮女人,徐超都是玩玩就算了,可是,越是林傲雪这种,他就越是感兴趣。
 
    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想要什么,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要想方设法的得到,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人的劣根性了。
 
    “傲雪总裁,必康这样红红火火的,你长的又这么漂亮,我可不想和你两败俱伤。”徐超仍旧笑眯眯的说道:“只不过是吃一顿饭而已,我还是希望傲雪总裁你能够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
 
    停顿了一下,望着林傲雪那精致漂亮但却没有多少表情的脸,徐超又说道:“说不定,在吃过饭之后,我就有可能改变我的主意呢。对于这个地块,我可能也不感兴趣了。”
 
    吃顿饭就能把生意给谈成?
 
    或许徐超这话骗骗别的小姑娘还可以,但是林傲雪自然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她一直坚信一句话——谈判桌上解决不了的事情,放到饭桌上更无法解决。
 
    即便是真的所谓的“解决”了,也一定是通过某种上不得台面的“交易”,对于这一点,林傲雪是绝对不屑于为之

当前网址:http://2719833.com/a/quantianbeijingsaichejihuashujuyule/20181028/2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