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打败说必定会将他们围在营里全部歼灭

小编:不一会,只见从黑暗处出现了一对巡逻兵,跟别的巡逻兵都一样,只是身上带着一些血腥味。他们没有往大营的里面走,而绕着大营周围跟正常的巡逻兵一样的走着,只见对面来了一对

不一会,只见从黑暗处出现了一对巡逻兵,跟别的巡逻兵都一样,只是身上带着一些血腥味。他们没有往大营的里面走,而绕着大营周围跟正常的巡逻兵一样的走着,只见对面来了一对巡逻兵“口令!”
 
    “坚守岗位!”
 
    “快乐执勤!”
 
    一看是自己人,对面人放下了警惕,但是当两拨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带头的忽然有一些感觉不对劲,似乎察觉的到了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刚要询问,只觉得脖子一凉,便与世界拜拜了。
 
    处理完这一波以后,血杀营一人问道“什长!还有几波了?”
 
    什长擦了擦沾上了献血的匕首道“没了,就这些,走吧你俩大营的门打开,剩下的人道营里面到处防火,对了,军侯有交代,说不准烧粮草!将军说了,那些明天就是咱的了!办好以后就齐活了!”
 
    “诺!”众人小声答了一句,这一小波人就立即散开了。
 
    不一会,果然公孙度军营里忽然起火,众士兵大惊,再一看营门打开,便知道肯定是有人来偷营,找了半天都不见偷营的人影,众将士不知所措,将军立即就知道这是有敌人混入自己的士兵之中,而且待到自己的士兵发现营门外有大量的巡逻士兵的尸体的时候,将军就断定了,赶紧派人全营搜查。
 
    而在不远处的西安平城,一见自家大营起火,立即就感觉到不对,不一会便有一骑飞奔而来,到了城下,城门令还没等来人发话就直接问道“可是有人偷营!”
 
    来人心里一乐,我这还没说啥,你这个小子就我往坑里钻啊,你不死,谁死啊。
 
    “真是,敌军穿着我们的衣服,扮作我们的士兵,混进了大营里面,而且人数众多,将军反应不及时,被打个正着,请求城中火速发兵救援!”来人道。
 
    城门令立即道“好!我这就通报县令大人!”
 
    “敌军人数众多,请县令大人多多派兵!还有,将军已经让我们自己的将士胳膊上带着白布条以为分辨,防止自相残杀!”说着,来人还晃了晃自己的胳膊,上面系着一个白布条。
 
    城门令点头称是。立即火急火燎的下了城头,骑上快马直奔县令府衙,最里面还不满的嘟囔着“营中将军都是蠢货么?大量敌军混了进来偷营都没得发现!难怪人家来偷营!”
 
    这个时候县令大人正搂着他的小妾睡得正香,闻知此事立即派兵前往,并且还命令自己的士兵们都带伤白布条,赶快打开城门冲向了军营。
 
    不一会,城内士兵到了军营近前,但是并没有听见喊杀声,还以为已经没事了,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派人先打探一下,探马到了营门口,一看营门打开,就觉得不对,营中安然无恙,但是所有士兵都在大肆的搜查营帐,这时候,几个士兵拖过来几具尸体,探马一看,尸体的胳膊上都帮着白布条,探马将这些依依几下,立即回报诶带兵的将军。
 
    将营内的事情交代一番以后,
    将军没好气道“哼!这正是敌军的疑兵之计,他们并没有想到我们来的如此之快,营门还没有来得及管,你么想谁带兵的时候,晚上还会吧营门开着,还有他们看到的尸体就是咱们的士兵,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被咱们发现,你们看到他们在营中大肆搜查,肯定就是在搜寻战利品呢,哪有士兵会在自己的营中搜查…………”
 
    一旁士兵立即道“将军英明,组织多谋,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带兵将军沉吟一会,道“趁着敌军刚刚将营盘攻打下来,我们大军杀出,必定杀的他们大乱,肯定打败,说必定会将他们围在营里全部歼灭!”
 
    一边道“将军好计谋!”
 
    带兵将军将腰上宝剑拔出吼道“众将士,随某锄奸剿贼,记住,胳膊上没有白布条的就是敌人,切莫自相残杀!跟我冲!”将军策马便杀出,后面一众士兵响应跟随。
 
    快马杀到大营,果然营门没关,将军带领士兵冲进大营,一看均是胳膊上没有白布条的士兵,便立即坚定的了自己的判断,见人就杀,营内守军被杀的打败。
 
    营内的将军营帐立即有人来报,“报…………将军,营外杀来大量人马,身穿我军的衣服,见到我军不听解释,见人就杀。”
 

当前网址:http://2719833.com/a/quantianbeijingsaichejihuashujuyule/20180421/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