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上所显现出一边倒的劣势,在那人从

小编:这许多高手对其的出现毫无所觉,虽是借了众人观察力上的盲点,想不到顶峰上会有人,却也是让诸人大出意外。 来人其势极快,加上从峰顶上一冲而就的落势,几乎是人随声到,迎着

这许多高手对其的出现毫无所觉,虽是借了众人观察力上的盲点,想不到顶峰上会有人,却也是让诸人大出意外。

来人其势极快,加上从峰顶上一冲而就的落势,几乎是人随声到,迎着猎猎风声,宛若天神。

毒来无恙久经沙场,虽是事变突然避无可避,却也及时运功抬掌,与那人硬对硬地拼了一记!

砰然一声大震,毒来无恙踉踉跄跄直退出了七八步远,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虽然来人一掌击退毒来无恙,但在场诸人要么是一方宗师,要么是家学渊源,俱是武学高手,眼力高明。俱都看得出来并非是来人武功比毒来无恙高出甚多,只是对方借了从空而降的威势,把从几十丈高处冲落下来的力量全都让毒来无恙接了去,这才有如此惊人的一击。

来人从百丈高崖下落的冲劲尽数传给毒来无恙,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飘然落地,竟是毫发无伤。

可毒来无恙心中的震惊却远非表天而降时,他已准备运功将绝毒攻入对方体内。可就在二人双掌相接的一刹那,对方掌力吞吐不定,在电光火石的片刻无恙目射异光,“久闻笑望山庄地处灵杰,天高风远,虽处僻静之地,实有桃源之风。将军早知庄主声名,睽违巳久,也常常在我等面前提及容庄主的桀傲不群、淡薄俗名,只是事物繁忙,不得一唔。”话音一转,“容庄主不在庄中拥妻妾望美景的享福,却来此荒山野谷中与将军为敌,恐非明智。”

要知毒来无恙身为明将军座下客卿谋臣,心计口才均是一流。这段话前恭后倨,先是暗示将军亦知道一向隐秘的笑望山庄,却又暗示其拥兵塞外,不放将军在眼中,最后几句便是清清楚楚的威胁了。

容笑风又是四声大笑,令人生出他对毒来无恙乃致明将军亦全不放在心上的感觉,“明将军屯兵数十万于塞外,安有笑望山庄的拥妻望景之悠然。在下自幼生于胡地,何忍见刀兵四起,为祸百姓。况且覆巢倾卵之下,怎不知今日的冬归城便是明日的笑望山庄之鉴。毒君莫要多言,如若不想就此发难,容某自当在笑望山庄守候将军大军。”

众人听得容笑风丝毫不惧明将军的威势,直斥毒来无恙,都是心底称快。杨霜儿虽是久居江南,不知明将军的穷兵黩武,却见容笑风一派正义凛然之色,加之心厌毒来无恙等人的嚣张,更是忍不住大声叫好。

许漠洋身奉巧拙大师的遗命要去笑望山庄,此时庄主亲临,不免朝容笑风定睛看去,只见他三十几许的年龄,眉长目清,脸若刀削,颧骨高耸,鼻端丰隆,应是塞外龟兹胡人。但听其口音纯正,不沾丝毫羌音,言辞锋利更是不俗,分明是一饱学之士,心中想到巧拙让自己来找他定是别有深意。

毒来无恙见容笑风毫不留情摆明车马地不惧将军,不由心头大怒,面上却不露半分恼色,仍是谦恭有礼,“容庄主快人快语,豪情盖天不畏生死的态度让我等肃然起敬,只是不知笑望山庄上下三百二十七人是否也如庄主所想呢?如果庄主知识务,在下当保证将军不犯一兵一卒,免得刀兵相见,血染山庄,到那时恐怕庄主就悔之晚矣。”

容笑风心中暗凛,对方竟然如此深知自己笑望山庄的底细,而且人数上分毫不差,显是有备而来,心中也不由对明将军的情报工作暗暗佩服。却依然大笑四声,“枉自毒君随明将军纵横数年,竟然对一个小小的笑望山庄也是如此利诱在前威逼在后。何况就算我笑望山庄毁于一旦,江湖上也自有一番说词,毒君若有心尽管率兵来袭,看看我笑望山庄是否好欺之地,何必空费了口舌,徒增笑柄。”

毒来无恙冷冷一笑,“庄主既然不听我的劝阻的口,必然也有不凡艺业,久闻庄主四笑神功的厉害,这便请教了。”

毒来无恙暗算双方实力,自己应该敌得住容笑风,千难与杜四也有一博之力,齐追城与季全山也可擒下杨霜儿与许漠洋,当下便要迫对方出手。

容笑风傲然一笑,“我这次下山来本意是接人,想不到更能与将军之毒一战,不亦快哉。且让你见识一下笑望山庄的神功,不要以为我塞外就无人可挡将军之锋了。”

要知明将军几年来纵横塞外,虽是治兵严谨,禁令将士烧杀抢掠。但战场之上死伤甚众,一旦破城后自也免不了士兵屠城泄愤,已是与塞外各族结下了血海深仇,笑望山庄虽然并无遭劫,却也对将军深怀敌意,是以容笑风一来便是不留一点余地。

毒来无恙大笑,“刚才凭白受容庄主一掌偷袭,现在便还你一掌。”掌中再运起十成毒功,向着容笑风击来。心却不接毒来无恙的掌力,蓦然站定,目射异光,“且住。”

毒来无恙眼见适才物由心朝自己冲来时满怀被偷袭的愤怒,其势力不可挡,自己表面上虽是做得若无其事,其实却是暗中集气,这一掌已是用了十成十的劲道。却不料对方说停就停,忽然便于高速中浑若无事的立定,完全违反了常规,而身形中却不留任何破绽,迫得自己也蓦然收功,以免招数用老为对方所趁,但又要防着敌人再度出手,留下了几分劲力防御,一时心中血气暗暗翻腾。

他虽然估计到了物由心武功高强,却也没料到对方实已到了一流的境界,绝不在自己之下,这一战只怕已方成算不多,再也没有刚才必胜的信心。

却不知物由心童真未泯,不善记仇,看似对毒来无恙满怀愤怒的冲来,其实却留有几分余力,是以才说停就停,望着毒来无恙的手心的那四道笑纹,“这是什么?”

毒来无恙狠狠盯了容笑风一眼,“容庄主一掌所赐,在下决不敢忘。”

容笑风耸耸肩,洒然一笑,对这名震江湖的将军之毒的威胁全然不放在心上。

物由心刚才全力运功,是以不知道容笑风与毒来无恙动手的情况,当下惊讶地看了一眼容笑风,“这一掌巧夺天工,有一种宿舍纠结恩怨相缠的味道,真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样的武功!”

众人皆是大奇,容笑风适才一掌虽是气势惊人,且在毒来无恙的掌心上留下了奇怪的笑纹,却似乎也没有伤到毒来无恙,不知物由心为何如此推崇。

容笑风傲然一笑,“巧拙大师亦如是说!”

许漠洋听容笑风说到巧拙,心头狂震,这一刹那间他似乎已然隐隐约约地把握到了巧拙的用意……

他这一路上奇遇不断,从兵甲派的杜四、无双城的杨霜儿、英雄冢的物由心到现在笑望山庄的庄主容笑风,每一个人看似无关,其实都是与巧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巧拙大师精通天命宝典,莫非当真看出了未来的命运,宁任一死救出自己,为的到底是什么?

物由心细细看看毒来无恙的脸庞,再眼望毒来无恙的掌纹,若有所思缓缓道,“观毒君神气与面相,地阁丰厚,双耳珠垂,应是长寿命厚之相……”

毒来无恙哈哈大笑,“想不到老人家竟然精通命相之数,可惜我从来不信,你若想以此动我心意,肯定是打错主意了。”

物由心淡然一笑,续道:“可这四道笑纹横亘毒君掌间,让生命线无法延续,却是成了短命之手相,先天难胜后天之算,我只怕你十年之内必有死难。”

众人那料到物由心会突然说起这样的话,眼观物由心平常的行事,分明是一个不通机心的小孩心性,此刻这般郑重说来,必是因容笑风这一掌让他大为震动。

毒来无恙心中一震,江湖中人最忌口彩不好,对方如此说来,就算他再是洒脱,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心头一闪而过的阴影,加上已方实力已显,而对方个个莫测高深,更不知容笑风是否还暗藏了伏兵,不由心萌退志。

他还不知道物由心乃是英雄冢的人物,观命察相更有一绝,就连机关王白石亦要请教物由心的识英辩雄术,不然只怕心内更是惊惶。

(毒来无恙果然于六年后在剑阁一战中横死于魏公子的刀下,此是后话) 

容笑风哈哈大笑,“想不到我无意一掌竟然有这般可喜的效果,本来今天是决意为巧拙大师报仇,可听得这位老人家一说,使得我对毒君的仇恨也淡了许多。”

毒来无恙心志被夺,巧拙之死只是昨晚之事,笑望山庄这么快便知道了,分明是对将军的形迹早有预察,来者不善,看来对方必是有备而来。眼角余光扫中千难等人,见手下全无战意,心中暗叹,今日之局怕只能是徒而无功了。

但毒来无恙嘴上犹是强横不屈,“容庄主先不用为我考虑,将军大兵近日必亲临笑望山庄,界时再向庄主请教。”

容笑风再是四声大笑,“毒君孤军深入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危险呢?我既身为此地主人,自当会对明将军有所特别的招待。前面的渡劫谷中山道狭窄,大家招呼起来总方便点,不似现在谷风凛冽,让我们对峙得这么辛苦……”

毒来无恙

许漠洋眼见毒来无恙这一掌劲气内敛,出掌之势虽然凶猛,却不闻一丝掌风,料想其必是暗蕴毒功在内,待与对方掌力接实后再吐出毒素。若是自己面对这一掌,唯一之计只有先避对方的锐气,再寻隙反击,却不知容笑风要怎么接这一掌。

容笑风看到毒来无恙这一掌,亦是不敢大意,刚才借着从山峰中下落的势道与之对掌,在战略上实已占了很大的便宜,对方却仍能全身而退。毒来无恙名动江湖,自是有其绝艺,刚才自己引起他的怒火,对方虽是不免冒进,但这一下含忿出手也必是不好应接,当下凝神运功,四笑神功增至极限,打算与毒来无恙硬拼一记。

原本在一旁打坐调息的物由心突然一跃而起,拦在毒来无恙之前,“我还未算你偷袭我的这笔帐呢!”

毒来无恙眼见物由心中了自己的毒,仅仅运功一会便浑若无事地站起来向自己搦战,也是心中暗惊。他虽然从千难的口中知道这个老人物由心人虽疯癫,武功可是丝毫不含糊,却也未料到厉害至此。

毒来无恙随明将军久经风浪,心志坚决,虽然清楚在彼长此滞之下,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然颠倒,却仍是丝毫不惧,双掌变向迎向物由心,口中兀自笑道,“老爷子此言差矣,两军交战无所不用其极,若是刚才容庄主一掌要了我了性命,在下也是无话可说。”

谁知间换了七种手法,或骈掌挥扫或屈指弹压,一种极为古怪的内力或放或收,先后袭来四重内劲。

第一层内劲以卸为主,化开毒来无恙的掌力;第二层内劲阴柔无比,将毒来无恙掌中之毒吸得涓滴不剩;第三层内劲刚强至极,将所吸之毒尽皆倒卷回来;第四层内劲却似一股诡异的热气,循着手臂的经脉往心房疾走。枉自毒来无恙一身毒功,对方竟然早早预知了他的独门运功手法般,安然对接一掌,毫发无伤。

毒来无恙退开几步方始化去来人古怪的反噬之力,手腕略沉,几枚铁莲子与毒蒺藜已悄然落入掌心,蓄势待发,却忽觉得掌心一热,似被什么尖利之物刺了一下。

毒来无恙大惊低头看去,但见掌心赫然出现四道弯弯曲曲的纹路,就似四张古怪的笑脸刻在自己手掌中一般,心神一凛,忍不住喝问,“你是谁?”

“哈哈哈哈……”来人高冠胡服,面若重枣,一脸虬须,先是四声长笑,直震得晨鸟惊飞,草木轻扬,“将军之毒远道而来,笑望山庄容笑风特来相迎。”

当前网址:http://2719833.com/a/quantianbeijingsaichejihuashujuguanwang/20180509/1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