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许漠洋,在隔云山脉外围搜寻,却意外见到

小编:后拂来,奔向物由心的背心 许漠洋自从被巧拙看那一眼后,对天地间的各种感觉极为敏锐,此时莫名地心头忽觉有异,不及细想,呛然拨剑。 与此同时,物由心一声大喝,满头白发乍

后拂来,奔向物由心的背心……

许漠洋自从被巧拙看那一眼后,对天地间的各种感觉极为敏锐,此时莫名地心头忽觉有异,不及细想,呛然拨剑。

与此同时,物由心一声大喝,满头白发乍然飞起,与那股锐风相交,竟然暗含金铁之声,一只小小小小的钱镖被物由心拂落在地。

物由心哈哈大笑,“无良鼠辈,竟然敢偷袭我,出来让我看看。”

一人缓缓从后现身,一脸谦恭,“前辈误会了,我本意是打只小山雀,不料学艺不精,有失准头,实在惭愧!”

他嘴里谦逊,面上含笑,言语得当,加上一副书生模样,长衫迎风,让人见之就略有好感。他身后还有三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更是衬得其彬彬有礼。

物由心只认得后面有一个正是刚才被自己抢下天女散花的千难和尚,见其目光狠狠盯着自己,一脸怨毒,嘻嘻一笑,“不妨不妨,刚才我也误伤了这个和尚,大家扯平好了。”

杜四与杨霜儿却认得那人身后还有两人正是在酒店中铩羽而归的季全山与齐追城,眼见这几人似乎以那书生模样的人为首,不知是何来路。

那书生轻轻一笑,便若女子般的羞涩,毫不在意许漠洋如要喷出火的目光正锁住自己,“老人家说得不错,同为误伤,大家扯平了!”

物由心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虽然无伤,但念在比你大了几十岁,多让点老人家也是应该的吧!”

书生阴阴一笑,“错了错了,你虽伤了千难大师,我却更是冒犯。”

物由心奇道,“你有何冒犯?”

书生肃容道,“千难只是力竭而伤了些微的元气,而老人家却是大大的不妙了!”

物由心哈哈大笑,“我有什么不妙?”

书生的身体似是随着物由心的笑声动了一下,但他明明就在原地静立,也不知道如何给了人一种动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把人的视线阻隔了一下才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杜四见闻广博,虽然没有看出异常,却也隐隐感应到什么危机。

许漠洋持剑立在杨霜儿身前,大喝一声,“大家退开,小心他的毒,他——就是毒来无恙!”

书生仰天长笑,望定物由心,“老人家不要怪我失手,毒来当然无恙……只有死!”

书生话音才落,物由心已是一声大吼,一跤坐倒在地,面色惨白,闭目动功,竟然已中绝毒!

原来刚才物由心虽以白发拂开那一镖,却已沾上镖上之毒,此毒无色无味,此时方才蓦然发作,以物由心的精纯内力,也支持不住!

毒来无恙在此塞外路途不熟,追杨霜儿放起的天女散花,闻讯赶来,半路上汇合了季全山齐追城与千难三人,问清情况后一并追来。而许漠洋等人为那石阵所阻,耽误了一段时间?毡欢纠次揄λ娜俗飞稀! ?br>毒来无恙等人在那石阵中已发现许漠洋等人,因是不明石阵底细,不敢妄动,只是远远蹑着许漠洋四人,直到出了石阵这才发难。将军之毒无非是江湖朋友赏面送得小号,如何敢入杜大侠法眼。不过今天倒真想会会与我齐名的无双之针!”

将军的毒、公子的盾、无双的针、落花的雨。

这四句话说得正是江湖上公认最难惹的四个人,也许这四人武功并不算很高,但各有令江湖人闻之心惊的绝艺。

毒来无恙以毒成名,无形伤人;公子之盾君东临胜在谋略,计定而动(君东临的故事可参见将军系列之《破浪锥》);无双城城主杨云清的补天绣地针法胜在小巧机敏,认穴精准;落花宫宫主赵星霜的飞叶流花雨胜在暗器百变,防不胜防。

其中毒来无恙与赵星霜更是江湖上人称四大暗器圣手之二,在暗器上的修为仅次于暗器王林青与黄山千手门“点点繁星”葛双双。

毒来无恙以暗器绝毒名震江湖,成名焉是侥幸。有心算无心之下,便是物由心也在一招之内中了暗算。

千难刚才在幽冥谷中被这物由心玩个半死,此时见到物由心盘坐在地动功疗毒,心头怒火上涌,持杖上前,恨不能一杖击碎物由心的脑袋。此人含毗必报,看到对方已全然落在下风,早已按捺不住,抢在毒来无恙之前出手。

齐追城的炙雷剑半招内毁在杜四手上,也是积怨甚深,季全山在酒店内吐血而退,更是满腔恨意,此时纷纷上前,形势已是千钧一发。

杜四见今天的情形,已知不能善了,暗地传音吩咐许漠洋照看物由心与杨霜儿寻隙先退,自己却一亮手中那柄看似生了锈的小刀,拦住千难三人的来势。

杜四一生恩怨分明,许漠洋是巧拙托负给他,杨霜儿亦是那青衣人故友所携,物由心虽是初识,却也是甚是投缘。当下手中小刀一紧,暗暗下了决心,今天就算战死当场,也决不让对方轻易伤害许漠洋、杨霜儿与物由心三人。

杜四身为兵甲派十六代传人,那柄小刀名为“破玄刃”,看似破旧,却是非凡,经他运功催动下,隐泛红光。

季全山与齐追城吃过他的苦头,见他立若亭渊,脚步不重不倚,稳稳立于道中,面上坚忍,却也不敢太过进逼。

那千难头陀却是含忿出手,只一个呼吸间禅杖已到了杜四的头顶,杜四小刀轻扬,迎上禅杖,虽是短兵刃使力绝抵不上对方的重长兵器,却是半步不退。

“叮”得一声,千难那充满力道的全力一击竟然被杜四的小刀轻轻巧巧地接住。

要知杜四身为兵甲派传人,对各式兵器的熟悉程度天下少有。与千难刀杖相接的一刹那,手腕轻抖,破玄刃化出无数的变化,于漫天杖影中端端击中杖尖九寸处,那正是千难的禅杖最难发力的地方。

千难一招无功,惹起了凶性,待要再扑上前去,却被毒来无恙以手止住。

毒来无恙好整以暇,踏上几步,“几位兄弟守住周围,许漠洋身为将军亲点重犯,决不能让他走了。我来领教一下兵甲传人的绝学。”

杜四面色凝重,破玄刃提至胸前,默念口诀。

毒来无恙成名的是毒功与暗器,其暗器千变万化无有定招,杜四虽然对各类兵器熟悉,但却未必能懂得每一种暗器的特点,这一战气势上已然落了下风。

“哈哈哈哈,何用兵甲传人出手,让我来试试将军之毒的毒功!”一个清越的声音从众人的头顶上传来。

众人寻声抬头望去,但见云遮雾涌下,一个小黑点从高高的隔云峰顶上飘然直下,落得近了方才看出竟是一人,腾云架雾般携着一股奔腾的气势直袭向毒来无恙。

隔云山脉两壁犹若鬼斧神劈般笔直平滑,人所罕至,是以杜四才不得不带许漠洋杨霜儿从幽冥谷往笑望山庄去,此人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上得峰顶,更让人心惊

毒来无恙眼力何等高明,早看出四人中最难惹的就是那三千白发的物由心。他心智阴沉,见物由心中招后还先用言语稳住对方,直到毒发后方始现出狠辣面目,许漠洋虽然与他交过手,却如何能想得到毒来无恙如此出神入化的下毒手法。

这下毒来无恙偷袭得手,眼见对手中最厉害的物由心只顾闭目动功,已无动手之力,再无顾忌。

杨霜儿悲嘶一声,扬针欲要刺向毒来无恙脸口的膻中大穴,却被杜四一把拉住她,脸色阴沉,“将军之毒果然名不虚传!”

以杜四的武功就算可敌得住毒来无恙,但对那来无影去无踪的毒却委实忌惮,何况许杨二人自是无法挡住季全山齐追城与千难三人的联手,敌人像已是胜卷在握! 

毒来无恙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

当前网址:http://2719833.com/a/quantianbeijingsaichejihuashujuguanwang/20180509/1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