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茉根本连床都没上就一直在房间里转过来转过

小编:最后,明灿输了,因为常以沫哭了,还哭的特别惊天地泣鬼神,明灿是忍受不了她那难听的哭声,才不得不妥协住酒店。 晚餐过后,四个大人坐在院子里聊天,看星星,明泽楷感性的感

最后,明灿输了,因为常以沫哭了,还哭的特别惊天地泣鬼神,明灿是忍受不了她那难听的哭声,才不得不妥协住酒店。
 
    晚餐过后,四个大人坐在院子里聊天,看星星,明泽楷感性的感慨,“再过十年,我们还能这样看星星赏月亮吗?”
 
    仲立夏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会啊,但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得带上老花镜了。”
 
    苏茉倚在常景浩的肩上,“你们说,那两个孩子,是不是会发生点儿什么呢?”
 
    常景浩爱女如命,闺女那恃宠而骄的性格都是他这个做爸爸的宠出来的,“不行,我觉得前世界的男孩子都配不上我闺女,还要明灿,怎么看都像他爸一个德行。”
 
    明泽楷表示不赞同,“老常你这话可说清楚了啊,我什么德行了?在我家仲立夏眼里,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仲立夏轻咳一声,故意说道,“别,在我眼里最好的男人是我儿子,你现在排名第二。”
 
    “仲立夏你,不带喜新厌旧的。”
 
    哈哈哈。
 
    苏茉指着前面的花园和大家说,“他们两个白天不是吵的很凶吗?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哪儿啊?”
 
    苏茉这么一指,其他三人才发现,在那边花园的一男一女不是明灿和常以沫吗?
 
    这还了得,他们这还没成年的,要是在这月黑风高的做出什么事来,那可不行。
 
    四个大人面面相觑,决定偷偷跟过去看看这两个青少年要做什么?
 
 第275章 难道真早恋了
 
    四个大人鬼鬼祟祟的像鬼子进村似的,摄手摄脚往花园那边走,不敢走的太近,真怕被两个孩子发现,那后果想想都事大。
 
    可是离的太晚,只看见他们两个拿着手机在说话,但又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明灿抢走了常以沫的手机,两人因此闹了起来。
 
    之后就在四个大人提心吊胆的情况下,可能是常以沫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往后倒,而她还拽着明灿的胳膊没松开,就这样,对,就这样,高高的明灿就把瘦小的常以沫给扑倒在花丛中……
 
    这对大人而言,算不算是太惊悚,常景浩带着怒气的大步走去过,也不怕暴露了自己过来偷看的事实,毫不客气的就把明灿从常以沫身上拽了起来。
 
    紧跟跑过来的苏茉和仲立夏把地上的常以沫扶了起来,明泽楷严肃的质问明灿,“你小子是脑子发烧了吧,你知不知道自己……”
 
    “你们在这儿?”冷酷的明灿没听爸爸把话说完,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然后拿着常以沫的手机按了几下,才把手机还给常以沫。
 
    常以沫接着自己的手机,有话要说,但大人们都在,她只能闭嘴不提明灿那个混蛋刚才删掉的是她新男神的照片。
 
    明灿的问题,让四个大人顿时哑口无声,仲立夏睁眼说瞎话,“就是出来散步,正好看到你在这里欺负以沫。”
 
    “我欺负她?”明灿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你们继续散步啊,我回房休息了。”
 
    常以沫只顾着看自己的手机,明灿那个混蛋太过分了,竟然一张都没给她留,要知道她废了多大的功夫和财力,才求到和男神的合影。
 
    身为妈妈的苏茉开始对女儿的苦口婆心,“以沫,你还是个孩子,重心应该都放在学习上,虽然你和明灿……”
 
    常以沫真是觉得头疼欲裂,大人们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妈,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啊,我回去睡觉了。”
 
    现在真是谁都别惹她,她心情非常非常的不好,超级不好,啊,她和男神的合影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见到她的男神。
 
    两个孩子都走了,四个大人之间很沉默,之后,仲立夏就忍不住的笑了,还看着他们严肃的三个人笑个不停。
 
    苏茉很生气,“仲立夏,你这是幸灾乐祸是不是,占便宜的是你家儿子,吃亏可是我家女儿。”
 
    仲立夏憋着笑,“什么占便宜吃亏的,人家两个孩子就没我们想的那么复杂,我们像他们这么大的事情,也没那个心好不好,只是我们想太多了。”
 
    苏茉不承认,“什么想太多,刚才不是我们亲眼目睹的吗,如果我们不出来制止,指不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仲立夏说,“刚才我们的确也都看到了,那完全是个意外,一个不小心,这又不是密闭的房间,他们还能发生什么啊。”
 
    苏茉就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不行,以后绝对不能让你儿子接近我女儿。”
 
    仲立夏偷笑,现在不接近早晚也得接近,怎么看可爱漂亮的以沫都是她家的儿媳妇。
 
    明泽楷和常景浩一直沉默没说话,至于是怎么想的,也是顺其自然,孩子的叛逆期,你也是不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和大人唱反调,就做给你看。
 
    很多事情,还是不要管的太严格,相信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和理智。
 
    夜里,仲立夏倚在明泽楷的肩上,有些睡不着,“你说,我们臭儿子是不是真的喜欢以沫啊?”
 
    明泽楷低眸看她一眼,“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从小就撮合他们,要是真成了,你还不乐意了啊?”
 
    仲立夏摇头,“不是,我现在是觉得吧,我们儿子喜欢以沫,而以沫好像没那个意思。”
 
    明泽楷无可奈何,“亲爱的你想太多了,孩子们这都才多大啊,再说以沫还比我们儿子小三岁,哪懂得喜欢不喜欢啊。”
 
    仲立夏也会这么想,但她了解自己的儿子,那犀利的小眼神,不说话都是在证明,常以沫是他一个人的。
 
    这么多年来,明泽楷还是习惯哄着仲立夏睡觉,“好了,快睡吧,他长大了总要自己经历一些事情,我们那个时候,不也百转千回的闹腾了好多年。”
 
    怀里搂着媳妇,旁边的小床上躺着甜甜入睡的女儿,旁边房间还要和他一直都很像,不管是性格和外形都像极了的儿子。
 
    很是幸福美满。
 
    另一边常景浩和苏茉更是担心,苏茉根本连床都没上,就一直在房间里转过来转过去,常景浩被她转的头晕脑胀,刚才儿子就抱怨她一直转,现在儿子都睡了,她还在坐立难安,转来转去。
 
    “我说你能坐下吗?”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考虑,苏茉肯定回答他,“不能。”
 
    常景浩拿她没办法,总不能找根绳子来把她绑起来吧。
 
    苏茉逮住准备去洗澡的常景浩,“等一下,我要话要说。”
 
    常景浩知道她要说什么,不过还是故意调侃,“怎么?要一起洗澡啊。”他这么说也是为了缓解一下她从刚才就紧张不安的神经,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别孩子没怎样,她先忧郁惶恐了。
 
    苏茉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谁要和你一起洗,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心大的,女儿都早恋了,你都不尽快的想过办法解决一下,你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
 
    看吧,真的该疏导一下她紧张的心了。

当前网址:http://2719833.com/a/quantianbeijingsaichejihuashujudenglu/20180705/19.html

 
你可能喜欢的: